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 > 鹭岛记忆> 档案解读

十五分钟的破狱奇迹

发布时间: 2017.05.27来源:叶舒雯点击率:60

编者按:11人、11支短枪,不到十五分钟时间里,冲破敌人牢笼,救出40多名同志,无一伤亡。87年前(1930525日),著名的厦门五·二五破狱事件犹如平地一声惊雷,震动全国。今年,是党的十九大召开之年,在这个红五月里,让我们打开尘封的档案,追寻那一年共产党人在厦门的红色足迹。

 

1927年,蒋介石和汪精卫先后发动“四一二”和“七一五”反革命政变,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宣告失败。1930年,整个厦门笼罩在白色恐怖的阴影中,国民党反动派四处逮捕政治犯,思明监狱中,就拘押着3月参加厦门纪念三一八惨案四周年大会的革命同志、“反围剿”战争中被捕的闽西革命根据地干部和红军指战员、“四九”政变后被捕的厦门总工会委员等40多人,包括刘端生、陈伯生等人。

三四月间,在得到敌人要处决共产党人政治犯的消息后,中共福建省委作出决定:攻打厦门监狱,并专门成立“破监委员会”,成员有省委书记罗明、团省委书记王德、省委宣传部长兼军委书记王海萍、组织部长谢景德和军委秘书陶铸。

厦门破狱斗争旧址,位于厦门思明南路453号,现存牢房三幢共20间,始建于清乾隆三十年。(叶舒雯 摄)

 

思明监狱内部景象  (叶舒雯 摄)

 

 

牢房内部 (叶舒雯 摄)

审讯室(叶舒雯摄)

审讯场景还原 (叶舒雯 摄)

 厦门破狱斗争旧址陈列的刑具 (叶舒雯 摄) 


全盘计划——精准选择破狱时间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为了制定周密的营救计划,破监委员会首先要先探清敌人家底。他们利用监狱看守腐败,用钱、香烟等就可贿赂这一点,先后数次化妆“探监”,与狱中战友互通情报,侦查敌方警卫力量,从而对敌情了如指掌。

守卫方面,进入思明监狱须先经过思明县政府大门,此处有两名持武器的门警,而监狱内的6名看管卫兵中,队长配手枪,其他人配步枪,但平日人枪分开。后援方面,一旦破狱行动打响,国民党海军陆战队的两个营要赶到监狱,最快的也要30分钟,而且,保安队、侦探队不易集合,警备司令部卫队、炮台炮兵不能动用,普通警察不带武器——总之,尽管敌人兵力整体强大,但就思明监狱这一局部而言,仍有漏洞。

侦查工作可谓细致入微,破监委员会对从思明县政府大门起多少步能到政治犯牢门、怎么破开牢门等等都作了精心考量。当时原计划通过抢夺看守钥匙来打开牢门,但经过计算,发现这还不如德国大老虎钳一剪铁链就断来得快。除了老虎钳,还有另一手准备,当天破狱的人带上了一个大饼干盒子,计划借口饼干盒太大,无法通过牢门上的小窗拿进去,来让看守开门。不过真正破狱的时候,看守还没打开铁门,就被一个同志打掉了。

牢门上只有一个狭长的小窗供探监时传递物品  (叶舒雯 摄)

 

选在何时破狱,这是一大关键。经过深思熟虑,破监委员会决定将破狱时间选在1930525日上午930分,原因有三:这一天是星期天,国民党军警放假,长官不到机关办公,看守所的看管最为松散;这一天也是农历四月二十七,根据当时的潮汛9时许正是退潮开始的时候,船可以迅速离港;上午9时还是县政府警备队开饭的时间。

一份缜密的计划也随之出炉。当天,破监委员会的营救队伍兵分两路:特务队(武装队)由陶铸指挥,共11人,负责打开牢门进行营救。特务队在鼓浪屿进行严格的秘密集训。接应队由谢景德指挥,共20多人,负责撤离。当天全体化妆,或扮成探监家属,或扮成杨梅小贩、补皮鞋匠。整个破狱过程争取30分钟内完成。

 

里应外合——一路过关速战速决

 

时间来到1930525日上午,几路人马各就各位,在镇南关一带,10 多名“游客”在此“观风”,一旦敌人追到这里,他们将立即装成吵架,制造交通事故,给敌人“添堵”;在打石字堤边,两艘木帆船早已张开船帆,随时等候起航;在琼州会馆,罗明、黄剑津坐镇后方;监狱外,10多位接应队员潜伏就绪。

930分,惊心动魄的破狱行动开始了!11位特务队员,分为内外两队。然而,正当内队前两批人员已顺如进入之际,看守所副看守长卢永忠突然对穿长掛的“客古”起了疑心,准备搜身。说时迟那时快,另一位同志立即掏枪将他和另一个看守击毙。

枪声响就是信号。此时,思明县政府门口的“杨梅小贩”两枪击倒了门警,陶祷、王占春率队冲进大门,埋伏起来,而正在吃早饭的警备队员仍然麻痹大意,队长吴广成刚探出头来吆喝“干什么?”就被陶铸击倒,其他人顿时吓得鼠窜。同一时间,内队已经用虎头钳砸开牢门,不到十五分钟便将狱中战友全部救出。接应队很快迎上,两人一组带人穿越小巷,没入露天市场的人群里,直奔沙坡尾上船,沿屿仔尾向西疾驰。

为了安全撤离,破监委员会还使出了“障眼法”:事先安排一只汽船开往集美。此时国民党已宣布戒严,封锁市区与港口的交通要道,他们像无头的苍蝇一般,一会拦截五通”海面一艘船,却只发现是一些少爷小姐在乘船遨游,一会派人装成乞丐,到离厦门港最近的海澄县第5区港尾坪一带查探,同样一无所获。

而此时,越狱的同志已乘船跨过鼓浪屿与嵩屿间的海面,转而往集美东北边,过高集海峡,于近南安、同安边界登陆,进入同安珩厝、彭厝村——这里群众基础良好,且敌人很难想得到。他们在一所小学里休息几天后,便分头前往闽西苏区和闽南各地,成为日后党发展农村根据地的中坚力量。

破狱第二天(1930526日),《申报》头版报道了破狱成功的消息。(网图)

 

“五二五破狱”行动就此告捷。在厦门市档案馆,有罗明和王德关于此次事件的回忆的档案。罗明回忆,此次救出的40多人中,有20多共产党员,国民党左派分子和三一八被捕的青年学生。“厦门报纸都登载消息,把我们的行动描写像水浒传一样,南洋报纸也转载,以后党中央还嘉奖。群众称赞共产党的义气。”

破狱斗争的胜利,给国民党当局以沉重的打击,也极大鼓舞了革命党人的士气。再后来,这一事件成为小说《小城故事》创作的蓝本,借由小说和电影,传遍了海内外。

厦门破狱斗争旧址墙上的《小城故事》影雕 (叶舒雯 摄)

厦门破狱斗争的胜利,给国民党以沉重的打击,图为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长陈果夫致信给国民政府行政院和福建省政府主席杨树庄,对厦门军警当局大加训斥。(翻拍自《厦门党史画册》)

 

参考资料:《厦门党史画册》、《厦门运动史》、《关于“五·二五厦门破狱”的几个问题》、《陶铸谈厦门破狱情况》、《陶铸与我党历史上的一次零伤亡大破狱》等。)


备案/许可证编号:闽ICP备13013250号
厦门市档案局(馆)   地址:厦门市湖滨北路80#   邮编:361012
电话:0592-5080043   传真:0592-5310350   E-mail:xmda@xm.gov.cn
扫描微信 微博二维码